yy

非酋来抽奖了!

第五时报:

万fo感谢!!!抽奖喽~(^O^)/


第五时报LOFTER分平台终于也过万了呢(≧▽≦)/


今天lof时报君请大家恰鸡腿🍗啊!!

(つД`)ノ


关注第五时报! 并转发这条帖子!(注意是转发不是小蓝手哦~)

报报将抽取3位幸运的小伙伴,送上游戏商城任选紫皮一套哦!!!


报报爱你哦(^_−)−☆❤️










本活动将于本帖发出后24结束,中奖者需在收到私信后48小时内回复,否则奖品作废

∞:

身邊不乏這種人。

最可怕是這種人是傳染病:)

👏👏原来杰佣圈是把硬汉搞成软蛋的圈子,不愧是把硬汉搞成软蛋的圈子呢,再次成功刷新我对某圈人看法🤗

哇吓死我了,走在街上突然有狗对着我狂吠,前阵子听闻有恶犬伤人咬人的消息,还好当时闲着没事看了有关恶犬伤人该怎么办的视频。如果这条狗有链子栓着还好,它应该就咬不到我,关键是这只狗狗没有链子啊..真的很怕它会冲过来咬我,我真的是怂极了,看都不敢看这狗,因为听说盯着狗狗的眼睛就是在挑衅它,猫咪就不一样了,我也不敢走太快,因为也听说你越跑狗反而会兴奋来追你,也不敢蹲下假装捡石头什么的,因为怂的狗狗可以被吓跑,但是凶的可能反而会咬人了,真的怕,所以只好无比害怕假装镇定地走开了。
在此,因为这次事情太害怕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多普及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也希望大家有所防范。之前走这条路都没发现有那么可怕的狗狗啊..以后不敢走这条路了,真的被吓到,可能是一些新闻看多了吧..以后我得绕道走才对!
所以说恶犬狂吠,不理就是,毕竟人听不懂狗在叫啥,也不能让它闭嘴👌😁

正义小警察有话讲

我说你,o o c ,我不爱看你还搞?

扶正义,有天理,敲起键盘我擅长

看我脸,察我色,玩个语c要小心

去谢罪,到处歉,指手画脚优越感

沙雕杰,软萌奈,才是心头我最爱

我没有,我不是,我双标关你啥事?

我不爱,你别搞,不然键盘啪啪响

小警察,最正义,维护和平救世界

求姑奶,别搞我,网络暴力吃不消

可别问,可别说,啥事我都不知道

红领巾,更鲜艳,这锅红领巾来背

任你撕,任你闹,你爱怎样就怎样

战争的馈礼(8)杰佣

士兵杰克x士兵奈布

杰克神情有点恍惚,昨晚没睡好,不知道是因为知道今天会离开待了几乎一年的苏格兰训练营还是因为昨天喝酒喝高了做了些有点出格的事情。

已经是下午了,他坐了一个早上的火车,现在继续和一整个师的士兵前往苏格兰码头,计划乘船去英吉利海峡附近的一个机场准备在那起飞,飞向法国诺曼底。

今天的天气也并没有很好,天空依旧灰扑扑的,在远远的地方的深蓝色的海相连着。整个码头吵吵嚷嚷,海风咸湿的气息混着英国大兵们的汗味弥漫着周围的空气,其实不仅仅士兵,杰克还看见远一些的地方居然有穿着裙子的妇女和姑娘,她们挥着手,在喊着什么。有好几个士兵也大声朝着她们嚷嚷开玩笑甚至是吹口哨,引起周围一小片嘻笑。

“你好点了吗?”背后响起奈布的声音。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后,杰克从早上坐火车起就一直不太想直视奈布。一个吻啊老天!即使是大学毕业时的酒会,杰克都感觉自己从小到大都没那么失态过,于是在坐火车时干脆闭上眼睛想要睡着,但依然能够感觉到奈布看着他的目光。果然在睁眼时目光对上了,他和奈布又同时转移目光,还好是靠窗的位置,杰克只得盯着窗外的一大片荒废的农田在心里继续凌乱。

但现在在海边,海风比火车里头要凉爽多了,他不能继续狼狈地装作晕车不舒适,只好转身低头对上奈布的眼睛“嗯,好多了。”奈布倒是没有一点窘迫尴尬,他跟着杰克缓缓向轮船方向移动“没事就好。”然后两人再次陷入沉默,还好周围非常吵闹,杰克也不知道还能搭上什么话,就看着他们G排的排长在不远处大声指挥登船。

好不容易上船进入寝室,房间里很多吊床,找到床铺,杰克站在满是烟草,汗味以及士兵们嚷嚷的房间里庆幸自己睡的是比较靠上的上铺。他看见已经有士兵在上铺上穿着军靴吊晃着腿了,杰克一转身发现奈布就在他身后。“你也睡上面吗?”“嗯,你旁边。”奈布点了点头。那就是睡自己旁边了,杰克想。他并没有因为昨天还在尴尬,相反,比起一些满嘴粗话,动不动就开下流玩笑的士兵,在他旁边的是奈布要好得多。杰克也没再说什么,点了一下头就踩着下铺的床边一步两步跨上了床铺,看着下面的人讲话。

“听说有好多人已经被分配去了某个热带小岛上”,艾丹脖子上还挂着救生衣,在过道里挤过来,边挤边笑嘻嘻地说,“躺在当地的裸女腿上喝着她们剥开的椰子,”有人哄笑着喊着要他继续说,“啊,好想跟他们换。”“要是是我就不喝椰子了,”另一个棕色头发的士兵猥琐地笑着还用手做着下流的动作,“有裸女你他妈还喝椰子?”周围又是一阵哄笑。杰克感觉待在这个房间很是心烦,就又跨两步下床了。“哎长腿帅哥你肯定玩的多,来说说,”那个士兵看见杰克下床了,一拍杰克的背笑嘻嘻地说。“极品是什么感觉?”杰克恼火地打掉他的手直接侧着身子挤了出去。“嘁—可惜了长那么帅,居然是个性冷淡!”背后传来那个士兵和别人的哄笑。

房间外比里面好多了,但是依然有很多士兵套着救生衣在登船,过道也是有很多人。

杰克挤远了一些,找到一个人不挤的角落,干脆靠着船边缘的栏杆盯着大海发呆。已经是黄昏,苏格兰的太阳终于在即将落下的时候出现了,金黄的阳光即使在黄昏也十分强烈,有几束阳光穿透云层斜斜的洒在海面。天空呈现出好看的暖色调混合色,和有点偏暗蓝的海相比有点粉嫩的感觉,海上起起伏伏的波涛被镀了一层浅浅的金色,随着海风的吹拂时隐时现。

正当杰克对着难得见到的景色两眼放空时,感觉到旁边有人,一扭头发现奈布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旁边。

一到放假,某些结怨小学生又出来了👍👍😊😊

我喜欢奈布,我也有为他狠肝,但这和我想要先知的动态头像冲突吗??难道佣兵厨有了奈布的头像就不能拥有别的角色头像了??佣吹肝别的头像就是双标是什么神仙逻辑??


恭喜恭喜!!🌈🌈🌈🌈大陆学学湾湾吧!对待同性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战争的馈礼(7)杰佣

士兵杰克x士兵奈布

屋外清冷,奈布慢慢沿着墙壁走向墙角,然后靠着墙坐了下来。他抬眼看向天空,即使是在黑夜,这里的天空也是灰蒙蒙的,廓尔喀可不是这样。他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还是躺在尼泊尔的草地上看漫天的星星,耳边伴着树叶被风吹着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他很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风景,看够星星支起身子他还喜欢扭头看向远处的村舍发出暖暖的光,眯起眼睛看那些灯火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融成一片的暖色和周围的冷色相差很大,虽然是感觉完全不一样的颜色但是只要眯着眼睛看就能融合在一起。

凉风吹过,撩起了奈布的发梢,他吸吸鼻子,想到这里也就青草树叶的味道和廓尔喀比较像。他闭上眼睛,回想着刚刚那个蜻蜓点水算是吻的吻,他想象着杰克闭上眼睛的样子,有点浅的棕色头发轻轻擦过他的耳朵。又想起杰克之前的侧脸,他低头给自己写字的样子,长长的睫毛一扑一扑的,漂亮狭长的眼睛满是认真。杰克一直都很迷人,即使现在是滚在泥泞的军营里,他也不失风度和气质,跟周围的人很不一样。他又想起杰克几次呼在他脖子上若有若无地气息,不禁脸红了,感觉到有些燥热。

他好奇杰克的过去,杰克一看感觉就是个绅士,说不定还是个贵族,为什么会要卷入战场?这和他格格不入,杰克应该优雅地在桌上翻着他可能永远都看不懂的书,或是在贵族的舞会上用修长的手弹奏高雅的音乐,把淑女们迷的神魂颠倒。奈布想着,眼神就暗了下来,他和杰克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只是这浩大的战争阴差阳错地把他们扯在了一起,如果战争结束,他们会不会就此别过,再无交集?毕竟怎么想他们都不可能再有关系了。

突然听到周围有动静,奈布睁开眼睛,发现是杰克。他走的很轻,小心翼翼的感觉,跟着奈布靠在了墙上。“里面太热了。”他听见杰克说。奈布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他才叫了一声:“杰克,”“嗯。”“打完仗你会去干嘛呢?”杰克扭头看着他,“也没怎么样,继续开小诊所苟活着吧?”“哎?”奈布有点小惊讶地看向他“你是个医生?不是个作家什么的吗?”“噗,”杰克笑了“很好奇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唔..”奈布认真地想了下,“你很优雅绅士,会的东西好多,很厉害的样子。”

没有被认为轻浮真的是太好了,杰克还有点怕刚刚忍不住吻了奈布会降低了好感度,听见奈布这样说自己他感觉心情好多了。“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杰克想伸手去摸奈布的头发,但是怕再吓到奈布就忍住了,“我就是一介凡夫罢了。”“那你呢?打完仗会去哪里呢?”听到杰克的反问, 奈布耸了耸肩“我不知道,原本成为雇佣军是因为我觉得是荣耀,报名参加战争也是因为母亲治病要钱,但是还没等到来英国母亲就去世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听见奈布的声音低了下去,杰克安抚道“我很抱歉..”“但是走出来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奈布继续说了下去,“坐船来英国,我还是第一次坐船,也是第一次看见海,好大好辽阔,海风的味道还有点咸咸的感觉。我蛮喜欢的,你们这边完全和我们那边不一样,无论是房子还是人什么的..在这里我看见了和我一样有蓝眼睛的人。我…”杰克就静静地听着他讲话,突然讲了句“这里要比你那边丑陋吧。”“啊..?”奈布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觉得,这里太脏了。”“我们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奈布答到。

“话说,听说过苏格兰方裙吗?男人穿的裙子。”“嗯?”“虽然说不能说是裙子,但的确很像裙子,是苏格兰那边特有的文化哦,甚至是新郎的正装。”“噗哈哈哈哈”奈布忍不住想象杰克穿裙子的样子笑出声。“其实在17,18世纪苏格兰高地部落之间战争不断,男人们是穿着格子图案的衣服来辨认敌我,所以才渐渐变成了现在的苏格兰方裙。”“蛮想看看的。”奈布的眼睛亮晶晶的,杰克也笑了“好啊,打完仗我可以带你去玩玩,要不要顺便在这里过圣诞节?圣诞节街上很热闹的,可以尝尝我做甜品和烤火鸡哦。”“好啊!”奈布明显变得开心了,“你要是想去尼泊尔玩我也可以带你去,不过我们那边山水还有旧建筑比较多,我还要带你去看看廓尔喀..你喜欢吗?”“当然。”杰克笑眯眯地看着奈布,“那就说好了咯?”奈布站起来用力甩了甩胳膊。

“杰克,认识你真好。”奈布很开心的样子。

“我也是,能够认识你是我一生的荣幸。”后半句杰克小声说道。